(文/小易) 据香港媒体报道,美国流行天王迈克尔·杰克逊(Michael Jackson)的死因案聆审进入第4天,不少证人均陆续出庭作供。不论是保安还是救护员的证供,矛头全都指向其私人医生默里(Dr Conrad Murray)。日前杰克逊的私人医生默里的女友Sade Anding也有出庭作证。

Sade Anding指迈克尔·杰克逊离世当天,默里曾致电给她,“当天有约5分钟的时间他突然不说话,其后那边传来了一阵骚动和咳嗽的声音,往后我只听到有人喃喃自语。”面对此情况,Sade只好挂起电话,并尝试再致电给默里,又发短信给他,但默里却没有再回复她。据警方表示,当天从早上7点01分至11点51分,默里大约有11通电线分致电保安求助前所拨出,但他在12点02分发现杰克逊昏迷,而约在12点22分才指示保安报警。期间空白的时间,正是默里为人诟病延误治疗及意图毁灭证据的原因。

此外,调查员Elissa Fleak表示米高死后,在其大宅及衣柜中找到12瓶强效麻醉剂。Elissa又指曾发现6瓶止痛药及注射器,其中两瓶在迈克尔杰克逊床边。而默里的律师现场问Elissa迈克尔·杰克逊能否触手可及与记不记得瓶内还有多少液体,但Elissa表示:“有这么多瓶,我不记得哪些是空的,哪些是满的了。”看来默里的律师有意暗示迈克尔·杰克逊是死于自己注射过多药物而身亡。聆讯将于星期一再次开审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